安康论坛

 找回密码
 申请帐户

快捷登录

查看: 9026|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她姓夏三十二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7-5-3 16:02:0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时间过的很慢,就像蜗牛行走,等待的人,悬着心,候着希望守护着......" |* B. j) ^+ Y% y

* F( l* q( |  i* ]' T, a手术里,席念像是做梦,看到医生拿着刀、针线、电压器等在对自己武刀,鲜血淋淋,就连血管心脏都一清二楚,他大声呼叫“喂!住手,你们干嘛动我的身体,我没事啊!”忽然,一幕幕画面出现,一辆黑色轿车,迎着昏黄的路灯,在窄窄的马路上飞速行驶,警察拘捕着其他人,宁夏在帮忙陈琳、王涵等朋友用纸和水简单的处理着伤口,李志和夏佳晴扶着自己过马路,突然,一辆黑色轿车快速驶出,推开两人,自己被撞飞几米开外,浑身是血......一幕幕出现,席念站在医生旁边,看着他们,很落寞的问自己“我是不是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灵魂体吗?”席念试着去触摸医生,却发现手掌轻轻穿过医生的身体,这一下,他彻底慌了,如果自己死了,年迈的父母谁来照顾,谁给他们养老送终,谁来孝顺他们,席念流着泪,拼了命的与自己的身体融合,一次两次三次四次......很久很久之后,他才确信,自己可能真的已经死了,这时,席念看到一个小姑娘在跟她招手,脸蛋粉嫩粉嫩的,像个瓷娃娃,穿着碎花小裙子,挥着小手,嘴里喊着“哥哥、哥哥......”席念走了过去,看着小女孩,问她“小朋友,你怎么在这里?”说着话时,席念还以为自己活着,说完便扭过头看着手术台上的自己,又说道“小朋友,哥哥是不是和你一样,已经死去了”
' }$ h8 Z' t& C( _0 J3 ~
- w5 n* \0 I- r( o- G! _. {“哥哥,你不要胡说好不好,你只是在做梦,等梦醒了,你就看不到我了,现在,哥哥跟我去一个地方吧”席念听完小女孩的话,心里舒一口气,叹道“希望这真的是一个梦吧!”5 N* i* a" A; x+ `
1 r. I7 U: I8 u6 `  u% W
席念蹲下身来,用手抚摸着小女孩的脸蛋,问“小朋友,谢谢你安慰,对啦,你叫什么名字呢?你要带哥哥去什么地方呢?”
& ?2 j" `/ _, s3 F% N# X
7 p2 G: E3 _5 A) T' z0 Z“哥哥,我叫李晨曦,嘘!哥哥不要问,等去了就知道啦哦!”小女孩神秘兮兮的,席念见他这样,也不见多问,跟着小女孩穿过房门就就消失不见了....../ P& x9 v9 M- y' M# G5 _

0 q1 _, l& H- F手术室外,红灯持续亮着,手术已经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现在天已经蒙蒙亮,走廊里略有些寒意,这时,王静从病房里走出来,看着静静坐着的一行人,悄悄过去,坐在地上,陈琳见状,及忙让座
+ a" X( p( X0 Z/ j; H
- j. T1 [8 }7 d7 C, ?“阿姨,别做地上,您做椅子上吧”王静看着陈琳,一时间也认出来,自席念上高中开始,陈琳就随着席念常到家里玩,有什么事也挺勤快,一叫就到,跟席念很要好,王静见陈琳腿上有伤,便阻止他* ^; h% V5 ?/ }. E

' T/ T: v$ ^. k2 F6 d“你腿上有伤,你做吧,别管阿姨”陈琳想起来,却被席念的母亲用手压着
3 y* h) o, s, y! V& Q9 G7 n: c# V, G1 c* ?  L# D0 V& u
“干妈,你做我这,我没受伤”王静望着小伦,不由看了眼手术室,小伦自然明白,王静想起了席念,不,是完好如初的席念,小伦站起来,上前去扶着王静,席昊看着,等王静坐下来后才开口“感觉怎样?若是累了,你就去休息,这里有我”说完,拍拍王静的手
8 _& T0 a1 c; ~) \; s; y" T: V; r6 h& G! C+ q
“没事,刚才只是有些上心,没控制好情绪,现在好了,我们一起等念儿出来”双手握着席昊的手. E6 O3 G! h$ @* F% R: C$ H

  M/ V6 q, g- B" q! f" t“阿姨,叔叔,你们都得注意身体,这样熬夜你们也吃不消,要不你们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了”王鹏说道  k. u2 Y: o+ `9 ?! _+ E

/ l5 t) F# W; G: r. \- q. C“孩子,你也别劝我们了,席念还生死未卜,我们怎么能安心,没事的啊,放心”王静回答到,席昊微笑着,看着这气氛,笑着说“孩子们,你们都过来,我让你们阿姨跟你们说席念小时候调皮捣蛋的事”宁夏听着,知道是在叫她们,便劝着妹妹一起过去,可夏佳晴一句话不说,动也不动,王静见着奇怪,便小声的问小伦“这姑娘是?”1 l9 n4 V$ b3 b" U/ z
" ]$ `8 N+ S! R
“干妈,这是念子的前女友夏佳晴,今晚......”停顿一下,王静大概明白,恐跟席念车祸搭上边缘,看她这样,还是个重情义的女子,对念儿应该也有些情愫,想着想着,便起身来到牛儿的身边,宁夏望着王静走过来,下意识的打招呼“阿姨好”,王静点头,宁夏自然也识的,来家里玩过几次,还打趣席念是不是女朋友,夏佳晴见席念的母亲走过来,便忍不住眼泪哽咽的说) x6 O3 o) H8 i5 L0 X: D$ W
! p  \  m) Y8 c# C
“阿姨,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王静见她这样,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丝,身体冰凉,一直说着对不起,自己不觉也跟着难过流泪起来3 ]$ y# h) [: y3 q' I" D+ M7 W
: f) M4 h. w, z: t7 x( W1 v/ `- e. I
“傻孩子,快起来,不能这样跪坐着,容易着凉,要是念儿看到你这样,定也是不忍心的”擦拭完眼泪,伸手扶起夏佳晴,刚站起来,一下四肢无力的又软坐回去,宁夏及忙搭手,陈琳不顾腿伤的让开座位,夏佳晴坐下,王静握着她的手,给她温度,席昊笑着道
. t+ o  w# C. N. ?; O" q; }7 s2 h5 t; |" R: V8 r1 Y
“人都到起了,请王大美女为我们开讲吧!对啦,警察同志,要不要坐过来一起听听”两位民警听完,思忖一番,便也找个位置坐了下来6 Q7 H! Q" v$ G: H% E" ?

# ?3 c" I& e+ y“老头子,净瞎说,什么王大美女,都大把年纪了”! ?/ V$ U# _6 J, v: ?$ h5 p

$ f" _( q* I, K8 T" N“我说是就是,是不是啊孩子们!”
$ k1 E$ p/ a  o5 i; \* _  D' ~; y5 y3 l; h8 F: f. k. L
“对,叔叔说得对,阿姨不老,还是个十七八岁的美女”* B. @0 ^: r* R8 O5 G/ r5 \
+ T" x# J: K) W2 v) {, k- p
“对、对......”众人附和,其实,大家都明白席念父亲的用意,与其压抑、难过着,不如把心放开些,活络下气氛,度过这漫长等待且不安的时间,王静自然明白席昊的用意,母子连心,虽痛心着,但也不想压抑的等待着,那感觉就像是一群人都在等一个噩耗的声音,与其这样,不如适当的化悲伤为力量,支撑着自己默默前行......
+ d& n" Z  e3 C! I8 q$ ~% i
9 z2 l6 y  D- t, k& x- O# @二楼偏左侧的病房里,宋媚媚醒过来,迷茫的看着周围一切,看着手上的点滴,脑海记忆翻滚,忽然点亮了心里的灯,梦中的一起,凌晨的一起,一时间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原来,宋媚媚毕业那年,受到过一次绑架,很不幸,她的男友在救她过程中被车撞死在自己眼前,自己也在逃跑过程中受到严重的头部撞击,幸好,被负责这件案子的便衣侦查员所救,但也因此昏迷了一年多,医院里的每一个日夜,她都会看见男朋友叶辰在对她笑,可转眼就鲜血淋淋躺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救不了他,还没有勇气和他同生共死,甚至连哭泣都不能出声,只能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摸索着黑夜的道路前行。这样的折磨,一日接一日,苏醒后的时间里,也经常梦见,可她的脑海里却缺失了这段记忆,但心里还是会莫名的难过、自责,时间长了,便把现实与梦境融合,压抑过度而产生精神分裂,为此,宋立奎遍访名医,渴望根治此病,驱散心理的魔,可是,缺失的记忆要怎能对她说呢?无奈,只能寻得药物暂时控制住病情,同时,把她困在家里细心的照料,并请私人医生兼朋友的作为陪伴,谁知?第一次带她出去走走,兴义一别席念,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就莫名的亲切,很是想念,却又无奈父母的束缚,便动着小脑筋偷偷的离家出走,独自一人从浙江做飞机到兴义找席念。想起了所有事,心里积郁的情绪一瞬间爆发,歇斯底里的呐喊,留着眼泪说“不......”病房外的民警听到,急忙闯进来查看,检查窗台,看是否有人想伤害宋媚媚,待检查完后才问; f$ ]2 S8 L  L# ]3 P
0 H! _% b9 I: Y6 d# @; w: q
“宋姑娘,你这是怎么?”宋媚媚不说话,静静的把头埋在双腿之间哭着,全然不顾血液的倒回,民警见着,一时也不知所错,只得配合听到尖叫赶来的医生做着检查,可谁知?宋媚媚头一抬起来,仿佛才追忆起凌晨的事,便焦急的问
2 i" T8 R" M: S( [: E5 @
% l4 _# k  U0 ^" Z$ c“席哥哥怎么样?他在那?我要去看他”推开医生的检查,拔掉输液管,推开王警官,便马不停蹄的跑出去,手背上的血腾腾的冒着,王警官见着,急忙唤着医生追去,好在,宋媚媚并没有失去理智,在王警官劝说下,先把手背上的血止住包扎一下,手背却依旧臃肿着,处理好一切,王警官陪同着医生带着她从二楼到三楼的手术室,门外,白炽灯耀眼,一群人围着两位老人,仿佛在听着其中的一位老人说着关于席念小时候的故事,宋媚媚知道,那人一定是席念的妈妈,臃肿的眼眶,灰白的发,岁月的刀痕划进皮肤,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穿着深灰色的外衣,黑色的的九分紧腰裤和一双失去光泽却略带岁月磨痕的皮鞋,慈祥的脸上是席念三分似的模样,一只手紧握着另一只不属于她的手,她的旁边坐着一位大概六十多的伯伯,盈盈的白发,面带微笑的脸是席念六分似的模样,灯光细腻,岁月浅吻,白发遮掩的笑脸是温暖、是安心,是一位父亲坚强的面孔,在这里面孔下,是心灵的慰藉,是对所有人的鼓励和对孩子的厚望,他棕色厚重的外衣,泥土色的休闲裤,一双大概席念为他买得富有时光气息的黑色老爷皮鞋,虽说不太搭,但宋媚媚知道,这是一个父亲对儿子最好的祝愿,棕色化土是生命,是厚重,是破茧成蝶的新生,一双复古式的老爷皮鞋是爱,是席念对父亲的爱,也是父亲对席念的爱,宋媚媚心里呐喊着“席哥哥,看到了吗?你的父母是有多爱你,他们穿的都是你给他们买的那些旧去时光却不舍得扔的着装,他们的祝愿、希望和爱,你看到和听到了吗?席哥哥,你快回来,回来见见为你惶恐不安却对你给予厚望的父母......”,宋媚媚也不打扰,独自寻个空地坐下来,王警官见着也自个寻着一个地方坐下,小伦见着宋媚媚,正想说话,却发现宋媚媚比上“嘘”的手势,自己也安静,宋媚媚的到来,大家都知道,只是,谁愿意打断一颗冰冷五分之四只剩下五分之一只有一点点温暖的老人?更何况那是她心啊!
% L5 x1 w( g5 `: G5 g/ w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帐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安康论坛 ( 陕B2-20100058号

微信客服:akluntan 业务电话:1350915283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陕公网安备 61090202000020号

GMT+8, 2018-2-19 04:14 , Processed in 0.05326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